首页要闻工作动态巡察监督监督曝光在线举报廉政教育通知公告信息公开

自食“聪明”的恶果——新北区春江镇钱家边村委腐败窝案剖析

来源:纪委发布时间:2015-08-28

  随着社会经济的高速发展和城市化进程的不断加快,原本偏于一隅的春江镇钱家边村委赶上了大拆迁的时代机遇,“聪明”的村委干部不甘寂寞,动起了歪脑筋、打起了小算盘,想发一笔拆迁财。

  一房两拆,重复拆迁

  2002年初,江边工业园区项目启动,当时属于武进市魏村镇的钱家边村委共有20户村民因此项目需要进行拆迁。经过丈量、评估、谈判等一系列程序后,该20户村民与拆迁实施单位签订了房屋拆迁协议,并根据协议获得了相应的拆迁补偿和安置。

  2002年4月,常州市行政区划调整,魏村镇由原武进市划归新北区,原先的江边工业园区项目搁浅,那20户村民的房屋因此没有被及时拆除。区划调整后,新北区政府实施省道338线改扩建工程,该工程又要征用钱家边村委的部分土地,恰好原先的20户房屋中有13户在征地拆迁范围内。

  一个念头在钱家边村支部书记郁根才的脑袋中闪过——没人知道这13套房子在武进的时候已经被拆迁了,何不现在再拆一次,拿到的拆迁补偿款和安置房屋就全部可以归村里了!心动不如行动!郁根才立刻安排魏章兴、卞建春等村干部带着评估公司和拆迁公司的工作人员,到这13套房子里进行丈量,然后安排魏章兴、卞建春等人分别冒用该13户村民的名义签订拆迁协议。

  大功告成!13份拆迁协议的补偿款如愿以偿的全部进入了钱家边村委的账上,郁根才得意地笑了!

  移花接木,虚假拆迁

  根据拆迁政策,在农村征地拆迁中,鱼舍、电灌站、粮仓等非住宅房拆迁,仅能获取拆迁补偿,不能进行人员安置。而安置房的安置价与市场价之间存在着较大的价差,在市场上是抢手货。

  郁根才又打起了他的算盘:如果能将鱼舍、电站、已补偿过但未拆除的厂房等非住宅房作为住宅房来拆迁,不但能获得拆迁补偿款,还能拿到安置房。把安置房对外出售,又能大赚一笔。

  问题来了,明摆在那儿的非住宅房,怎样才能认定为住宅房?谁能有这种移花接木的本领呢?郁根才找到了滨江房屋拆迁公司负责钱家边村拆迁工作的项目经理韦华茂,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他,并且暗示事成之后,必有重谢。

  在金钱面前,韦华茂心动了,两人一拍即合,于是荒诞的一幕发生了:那些破旧不堪的鱼舍、电站、厂房,在郁根才和韦华茂的操作下,改头换面,都变成了拆迁协议上的住宅房。韦华茂牵线评估公司编制虚假评估报告,郁根才以村委名义提供虚假证明材料,然后韦华茂又睁一眼闭一眼,代表拆迁公司与钱家边村委签订拆迁协议。

  就这样,钱家边村委顺利地将上述非住宅房作为住宅房进行拆迁,签订19份虚假拆迁安置协议,骗取拆迁补偿款共计1539315.9元、拆迁安置房31套。郁根才又笑了!

  利益共享,合伙分赃

  通过重复拆迁和虚假拆迁,钱家边村委骗取了巨额的拆迁补偿款和大量安置房,钱家边村委将部分安置房上市出售,又获取了大量的钱款。

  这些钱款,没有如数进入钱家边村委的账上,而是在郁根才的安排下被置于账外,成为村委的“小金库”,成为供村干部吃喝玩乐的“钱袋子”。

  郁根才、魏章兴、袁玉泉、卞建春经商量,在逢年过节以发“过节费”的名义,私分该“小金库”中部分款项,其中,郁根才参与私分264000元,个人实际分得84000元;魏章兴参与私分168000元,个人实际分得40000元;袁玉泉参与私分264000元,个人实际分得70000元;卞建春参与私分264000元,个人实际分得70000元。

  东窗事发,难逃法网

  狡猾的狐狸也难逃好猎手。自以为“聪明”的村委干部们万万没想到,就在新北区纪委(监察局)对该村“三资”清产核资过程中,发现了他们的“狐狸尾巴”。

  2013年上半年,区纪委(监察局)联合区公安分局、区检察院对春江镇钱家边村腐败窝案进行了查处,一举查获了该村原党支部书记郁根才、原村会计魏章兴、村党支部副书记卞建春、原村委副主任袁玉泉等4人重大违纪违法案件。

  2014年1月10日,郁根才因犯职务侵占罪、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被常州市新北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魏章兴因犯职务侵占罪、挪用资金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袁玉泉、卞建春因犯职务侵占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二年六个月。2014年7月17日,上述四人均被新北区纪委给予开除党籍处分。

  办案者说:

  钱家边村委腐败窝案的发生,反映出一些农村基层党员干部文化素质低,党性观念差,法纪意识弱,不学法、不知法、不懂法。郁根才在接受调查时曾说:“我做这些事,都是为了能给村里多争取些利益,又不是为了我自己。”“我跟其他村干部发一些辛苦费,最多是违规违纪,不可能是犯罪。”这些话都充分反映出其政策法纪意识的薄弱。当前农村党员干部违纪违法问题高发,从根本上说都是自身素质差、缺乏自控能力造成的。因此,加强对农村党员干部的党性党风党纪教育,全面提高基层党员干部素质,增强道德操守和拒腐防变的能力,显得极为必要和迫切。

  钱家边村委腐败窝案同时也反映出当前征地拆迁特别是农村集体土地征地拆迁安置政策制定和实施存在着一些漏洞,例如:对无权属证书的房屋,评估公司工作人员仅到现场丈量面积,有的甚至不入户实地丈量,在拆迁时仅根据村委会及乡镇政府出具的证明文件,确定房屋性质及产权归属,这就给村委工作人员虚报房屋信息、进行虚假拆迁创造了可趁之机。在该项目推进过程中,既没有项目实施的具体方案,也没有明确各个环节拆迁工作人员的操作流程和岗位职责,致使推进过程中,拆迁工作人员随意性大,责任心不强,操作过程不透明,这就为暗箱操作、弄虚作假创造了有利条件。在拆迁信息管理方面,没有形成完备的信息录入和信息共享机制,导致不同时期、不同项目的拆迁情况和安置情况无法进行比对,从而成为利用已拆迁房屋进行重复拆迁安置的漏洞。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要加强对权力运行的制约和监督,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形成不敢腐的惩戒机制、不能腐的防范机制、不易腐的保障机制。由此可见:制度的建立和完善极为关键。预防农村集体土地征地拆迁中的腐败,必须要完善制度、填补漏洞。要细化拆迁安置操作流程,出台拆迁安置操作细则,明确拆迁安置各环节的岗位职责,增强拆迁安置工作的透明度。同时要完善监督机制,强化过程监督和环节监督。在征地拆迁的每个流程,均设置监督环节,明确监督职责。要增加拆迁工作的透明度,对拆迁信息、补偿安置信息进行公开公示,让阳光照射在征地拆迁的每一个环节,彻底杜绝弄虚作假、暗箱操作。

版权所有 · 中共常州市新北区纪委 常州市新北区监察局

单位地址:常州市新北区衡山路8号 技术支持:中国电信股份有限公司常州分公司

苏ICP备:06004659号